在美国宣布减排目标后不到24小时,中国政府就温家宝总理将出席哥本哈根气候变化会议发表声明。与此同时,它宣布到2020年,中国的单位GDP国内生产总值将低于2005年的40%至45%的目标。 新华社发布消息称,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到2020年,中国的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量将比2005年低40%-45%,作为国家中长期规划的约束性指标经济社会发展,制定相应的国内统计,监测和评估方法。会议还决定,通过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积极推进核电建设,到2020年,中国的非化石能源将占一次能源的15%左右。消费;通过植树造林和加强森林经营,森林面积比2005年增加了4000万公顷,森林蓄积量比2005年增加了13亿立方米。这是中国根据国情自主行动,是一个中国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做出的巨大努力。“ 国际社会立即对中美两大国的态度表示关注。世界自然基金会全球气候项目负责人Kim Kamstensen表示,中国目前正在发布二氧化碳减排目标,这是2020年之前的一个非常受欢迎的消息。联合国气候变化秘书处发言人约翰海说,中国的减排目标和奥巴马参加会议表示,这是非常鼓舞人心的。 但是,国际社会对中美减排目标的评估仍然不同。英国《金融时报》指出,与其他富国的类似目标和环保组织的期望相比,美国的目标并不那么雄心勃勃。瑞典环境部长安德烈亚斯卡尔格伦感到遗憾的是,到2020年美国的减排目标还不够高,因为之前的评估显示美国可以做得更多。奥巴马只参加了哥本哈根会议并转而领导诺贝尔奖。他甚至更加嘲笑“避开道路”。 中国的减排目标通常被视为“严肃”和“坚定”。英国《金融时报》网站上的文章称,这是近年来中国实施气候变化政策以缓解二氧化碳排放量激增的最新证据,很可能受到国际社会的欢迎。 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国内专家指出,中国政府正在宣布推进温室气体减排的碳强度指数,这是中国节能减排领域的一个里程碑事件,表明中国积极承诺全球气候变化。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与此同时,随着碳总控制指数的制定,将建立一系列相关的市场和监管体系,中国将正式进入碳总控制时代。 专家还表示,下一步是建立相应的市场体系和监管体系。在环境总量控制指标下,如何通过市场手中以最低成本实现减排目标已成为业界最重要的考虑因素。首先,该行业并未将控制总量视为“淹水动物”。碳总量控制指标的建立为我们在中国通过市场手段实现减排目标提供了重要的政策基础。其次,该行业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制定中国国内碳价机制,帮助中国实现“最小减排”目标。据报道,中国的环境交流(包括北京环境交易所,天津排放交易所和上海能源环境交易所)都致力于此;第三,需要建立相关的政策,法规和监管机制。 中国和美国在哥本哈根会议之前减少碳排放 双方高调宣布了各自的目标,国际社会对这些微妙之处进行了评估。 焦点1中国进入全面控制碳的时代 25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到2020年,中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比2005年减少40%至45%,相应的政策措施和行动是建议。当天早些时候,白宫还宣布,美国将承诺从哥本哈根2005年气候变化会议到202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17%。 一些专家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指出,中国官方声明是目前哥本哈根最大的推广。美国2020年温室气体排放量预计将在2005年减少17%。据专家称,这相当于1990年减少4%,发展中国家减少40%。减排要求完全不同。他们认为,确定发达国家的减排目标是哥本哈根会议的关键。 专家表示,中国政府推动温室气体减排的碳强度指标正式公布。这是中国节能减排领域的一个里程碑事件,表明中国积极承担全球气候变化的“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同时,随着碳总控制指标的制定,将建立一系列相关市场和监管体系,中国将正式进入碳总控制时代。 据报道,碳强度是反映开发过程中碳排放放缓的指标。碳强度指标的下降意味着二氧化碳排放的增长率低于GDP的增长率。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和清华大学低碳能源实验室主任认为,这是一个反映发展中国家减缓碳排放量的相对指标,并不是一个绝对的数量控制指标,并不会严重制约经济发展。例如,他说,从1990年到2005年,中国的单位GDP碳强度下降了47%,但2005年与1990年相比,二氧化碳总排放量仍然增加。 “中国和发达国家不同,这决定了中国应对全球气候变化负责''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天津排放交易所主席助理,芝加哥气候交易所全球副总裁黄洁夫接受了《经济参考报》记者在采访中说。什么是“共同和差异化的责任”?该研究所认为,发展中国家要在发展中国家在乌克兰举行的减排义务要求发展中国家在2020年与1990年相比减少排放量至少40%.——是绝对下降,而中国则是以上原因。至少到2030年,二氧化碳排放量将继续增加,并且这一增加的程度将被控制以达到相对下降量,这也是一个总控制目标。各方专家都表示“这个要求非常合理”。他们认为,首先,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正处于发展阶段,人均碳排放量相对较低。第二,中国的发展速度相对较快,能源消耗和二氧化碳总排放量将合理增加,不能限制发展中国家的绝对数量。合理上升;第三,发展中国家也必须为保护气候变化做出贡献。在这方面,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今年9月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上承诺,到2020年中国将实现单位GDP的碳排放量。强度“显着下降”。 “中国的环境总量控制指标早已存在。中国最近公布的碳排放强度指数已成为中国第四个环境'帽子'。”黄洁夫说,前三个环保“帽子”分别为“11”。五年期间确定的二氧化硫减排,COD(化学需氧量)减排和节能三项指标。对于碳强度指数的公告,早在11月12日,“节能减排与气候变化高层论坛”,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解振华就说这个具体指标将写入“十二五”发展。规划纲要将在“十二五”发展计划或更早的时候为外界所知。 “国内碳排放总量控制指数的公布对中国的节能减排领域具有里程碑意义。下一步是建立相应的市场体系和监管体系。”黄洁夫认为,根据环境总量控制指标如何通过市场手中以最低成本实现减排目标已成为业内最重要的考虑因素。业内资深人士认为,首先,行业不把总控制视为“淹水兽”,碳总控制指标的建立为我们通过市场手段实现中国减排目标提供了重要的政策基础;二,行业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让中国的国内碳价机制帮助中国实现“最小减排”的目标。据报道,中国的环境交流(包括北京环境交易所,天津排放交易所和上海能源环境交易所)都致力于此;第三,需要建立相关的政策,法规和监管机制。 焦点2国际社会:中国的减排目标“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新闻” 26日,中国正式宣布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行动目标,并决定到2020年将单位国内生产总值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40%至45%。 路透社报道称,中国坚定的排放承诺将有助于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达成协议。联合国气候变化秘书处发言人约翰海说,中国的减排目标和奥巴马参加会议表示,这是非常鼓舞人心的。 世界自然基金会全球气候计划负责人金卡斯滕森表示,中国现在宣布到2020年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目标。考虑到中国经济的规模,其经济增长和减排都很重要,对于实现低于2摄氏度的全球变暖至关重要。中国的新承诺意味着它将减少数十亿吨的二氧化碳。据信,中国每单位GDP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至少比2005年低45%。 安源亿茹国际科技发展(北京)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Chris Longchkowski表示,众所周知,从节能的角度来看,中国要赶上欧洲和日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这无疑是一个强烈的信号,表明中国正在认真对待全球温室气体排放。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上的文章称,这是近年来中国实施气候变化政策以缓解二氧化碳排放量激增的最新证据,很可能受到国际社会的欢迎。 美联社指出,中国宣布的行动目标并不意味着到2020年二氧化碳总排放量将减少。事实上,考虑到中国经济预计在未来10年内迅速发展,温室气体排放将会增加,但速度会减慢。 美国《洛杉矶时报》指出,在美国宣布奥巴马将参加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并宣布临时减排目标后,中国还宣布了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行动目标。双方的联合行动在哥本哈根气候变化会议上实现了意义深远的减少。安排协议带来了一线希望。 焦点3美国减排是不够的奥巴马被怀疑走的路 白宫25日宣布,奥巴马总统将于12月9日出席在丹麦哥本哈根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一天后(10日),他将前往挪威首都奥斯陆,获得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白宫还宣布了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承诺的温室气体减排目标,该目标将在202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17%,2025年减少30%,2030年减少42%。减少83%。 美国是世界上人均温室气体排放量最高的国家。奥巴马是否出席会议引起了很多关注。奥巴马政府国际经济事务副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曼说:“总统参加哥本哈根会议将为谈判增添积极势头,我们相信这将增强会议成功的希望。” 总的来说,会议的最后几天可能是最激烈的谈判,许多国家领导人将在此期间出席。但路透社称,奥巴马并未计划在会议结束前返回哥本哈根。法国环境部长让·路易斯·博洛对此表示遗憾。法新社评论说,当奥巴马出席会议时,很可能是“会场中唯一的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一位参与谈判的官员说,如果他只在第一周出现然后消失,那将是非常令人失望的。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国际排放交易协会首席执行官,前英国首相托尼布莱尔的气候变化问题特使亨利·迪文说,美国在目前的辩论中仍然没有参加比赛,而不是完全参与。绿色和平组织还表示,奥巴马的行程“城市是对的,日期是错误的”,表明他“并未认真对待此事”。也有一些分析师怀疑奥巴马的计算是他能够获得峰会成功的信誉并与任何失败保持距离。此外,文章《金融时报》还指出,美国总统承诺消除该协议的最后障碍之一,因为其他发达国家已经宣布到2020年减排目标。但是,与其他富国的类似目标相比和环保组织的期望,美国的目标不是那么雄心勃勃。瑞典环境部长安德烈亚斯卡尔格伦感到遗憾的是,到2020年美国的减排目标还不够高,因为之前的评估显示美国可以做得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