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全球首映的重要组成部分,BP于7月2日在北京中国大饭店发布了2019年《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中文版。今年也是《年鉴》连续发布的第62年。 BP集团首席经济学家Christopher Ruhr博士就2019年全球能源市场的变化发表了精彩演讲。他认为2019年全球能源市场主要表现出以下特点: 首先,全球能源消费增长率在2019年放缓,从上年的2.4%降至1.8%。 “这是由于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但另一方面,也是由于个人和企业为应对高能源价格而提高了能源效率。我们已经看到新兴经济体(即非经合组织国家)已成为稳定的需求增长来源,中国和印度占总增长的近90%。二十年前,新兴经济体仅占全球消费的42%,而这一比例现已上升至56%。“鲁尔说。 其次,油价并未反映全球供需。 2019年,全球石油产量增加了2.2%,即每天190万桶;而全球石油消费仅增加0.9%,即每天890,000桶,低于历史平均水平。尽管如此,在2019年,现货布伦特原油的现货价格为每桶111.67美元,在2019年每桶上涨0.40美元,平均名义油价再创历史新高。鲁尔说,这主要是由于世界各国石油库存的增加。 第三,美国石油和天然气生产的快速增长激起了全球石油和天然气市场。 2019年,由于非常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如致密油)的增长,美国的石油和天然气产量创下了世界上最高的增长。其中,石油产量每天增加100万桶;天然气产量增长了4.7%,增长率再次位居世界第一,并继续保持其作为世界最大天然气生产国的地位。在美国,天然气产量的增加导致天然气价格下跌,帮助天然气取代煤炭作为发电燃料,这也导致美国创下2019年全球煤炭消费量的最大跌幅。这一结果导致美国煤炭价格和低成本出口大幅下降。在欧洲,由于天然气价格高昂,电力公司从美国进口低成本煤炭而不是天然气来发电以降低成本。受此影响,欧洲天然气生产格局发生了变化。挪威增长了12.6%,而俄罗斯的天然气产量下降了2.7%,是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产量。 第四,全球核电发电量大幅下降。全球核电发电量下降6.9%,是连续第二年创下的最大记录;核能发电占全球能源消耗的4.5%,是198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日本核电的下降是主要原因。在2019年福岛核事故之后,日本几乎停止了核能发电,转而使用液化天然气代替核电等化石燃料。 2019年,日本的核电发电量下降了89%,占全球下降的82%。 第五,自1970年以来,煤炭占世界一次能源消费量的新高,达到29.9%。 2019年,虽然煤炭消费仅增加了2.5%,远低于过去十年的平均4.4%;煤炭仍然是化石燃料中增长最快的能源类别;全球煤炭产量增长2%,其中中国(煤炭产量增长3.5%)和印度尼西亚(增长9%)抵消了美国煤炭产量下降(下降7.5%)。 第六,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是喜忧参半。 2019年,可再生能源在全球能源消费中的份额从2002年的0.8%上升到2.4%。可再生能源在发电中的份额增长了15.2%,占全球发电量的4.7%,创历史新高。其中,全球水力发电量增长4.3%,高于历史平均水平,所有净增长均来自中国。相比之下,由于美国产量疲软,全球生物燃料产量自2000年以来首次下降。 “总之,2019年仍然是适应能源形势变化的一年。”克里斯托弗鲁尔说:“非经合组织国家在工业化的同时也开发了更广泛的资源。数据显示,新兴工业化国家不仅在探明储量增长方面发挥了能源生产的作用,而且还发挥了作用。国家能源委员会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前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前局长张国宝,BP中国区总裁陈黎明,李稻葵教授,主任中国和清华大学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等嘉宾出席了会议。